新闻中心 NEWS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中国植物油筑底供需形势逐渐将发生变化
来源:http://www.5vqh.cn 责任编辑:ag88.com 更新日期:2019-03-18 07:23
我国植物油市场近年来供需缺口未再进一步扩大,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出现,油脂油料成为直接受影响的品种,国内的生产及贸易格局均较此前出现显著的变化,阶段进口量下降影响直接压榨数据,2018/2019年度初期豆油供应量下滑显著,后期可能会随着贸易形势的变化

  我国植物油市场近年来供需缺口未再进一步扩大,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出现,油脂油料成为直接受影响的品种,国内的生产及贸易格局均较此前出现显著的变化,阶段进口量下降影响直接压榨数据,2018/2019年度初期豆油供应量下滑显著,后期可能会随着贸易形势的变化而转变,不过由于市场提前反映前期积极进口豆油累积了历史高位的库存,所以市场阶段未见有植物油供应紧张的情况出现。预期新年度直接进口量因国内压榨下降而回升。此外,我国自 2013/2014年度起开始进入了植物油去库存的过程,随着国储菜油2018年完全进入市场消化,储备压力进一步减小,预期2018/2019年度起国内植物油供需进一步趋向紧平衡。在这种国内供需收紧的大判断下,一方面可能引导直接进口的进一步适度回升,另一方面也令国内植物油价格获得支持。

  我国国内植物油对外依赖程度高达70%以上,直接进口及来料压榨仍是国内植物油供应主导方式,这是因为蛋白需求的增长依然是国内油脂油料需求的主要驱动源头,油脂是作为副产品形成补充的部分,豆油增量完全属于被动增长,并在持续挤占其它油脂空间。直接进口棕榈油也是重要的植物油补充方式,但近两年因为国内豆棕油价差相对来说更利于豆油,以及融资进口的减少,棕榈油呈现进口缩减,消费领域也未再有更多增长,且豆油替代了几乎可以替代的领域。

  除了豆棕油以外,菜油供应料因国内连续减产出现下滑,并且临时储备及定向已经将2008年菜籽油收储以来的积存量完全向市场释放,菜油不再受收储影响,完全的市场化运行。而直接进口近年也因供应及贸易融资严控后下滑而有所减少,进口菜籽压榨则继续扩张,沿海菜籽压榨持续增长。其它小品种油供应略增,由于需求多样化因素推动,但总体供应量偏低。国内的植物油供应形势继续处于去库存方向,压力总体在去库存化后继续减少。

  不过,由于国内大豆压榨体量较为庞大,令国内供应整体还是较为充足,这种情况受到中美贸易摩擦而出现变局,但直到11月,国内压榨量因压榨利润非常好而保持充分,豆油则在国庆双节后需求阶段回落而开启累库存模式,创出近年来历史高位库存。而11月后到港减少,国内大豆库存趋于下降,但豆油的高库存转折点可能会延迟到12月甚至明年初才会真正出现。这也一度加剧了国内植物油的颓势。不过,由于中美贸易谈判进展影响2018/2019年度的国内大豆进口以及压榨形势,经过2018年油脂年末的至暗时刻,明年初期的供需形势可能逐渐将发生变化,过去年份因需求豆粕而被动增长的豆油供应将会逐渐受到影响。

  一、国内豆油生产预期料受影响

  国内近年来,豆粕需求增速高于豆油,令国内压榨活动对粕的利润依赖程度高于豆油,这对于豆油形成持续的打压。2018年形势依旧如此,国内大豆进口较多,压榨活动积极,2018年生猪产能扩张预期有利于饲料需求增长,令油粕比向利于粕方向变化。年度预期机构因贸易摩擦影响调降国内大豆进口预期,同时放松油粕的直接进口,国内压榨行业受到较为剧烈的影响,因此豆油未来走势不仅要看压榨,还要看自身及替代品进口政策的变化。后期预期在绝对波动上不及其它油脂,但阶段相对强弱会依题材变化而变化。下一年度市场形势变得较为复杂。

  阿根廷减产之后,美豆丰产大局再定,叠加中美贸易摩擦加大波及大豆,影响到中国大豆进口的贸易流向,随着全球贸易流向再平衡的过程,巴西升水走高,美国价格虽回落,依然提高国内压榨大豆的成本,从而抬高运行成本。不过由于在这种情况下,油的替代品还是相对多于粕,因此对油提振仍不及粕。只不过,由于国内在夏秋季节出现生猪疫情,且预期第四季度植物油消费旺季到来,叠加库存减少,压榨收缩,对于豆油供给出现阶段收缩的预期。不过阿根廷宣布三年来向中国进口豆油,定货达到9万吨,虽然直接进口量可能不足以弥补压榨收缩的影响,但是因为今年累积的豆油库存和替代品的进口和压榨增长,令豆油缺乏绝对支持。

  在全球经济恢复增长过程中,全球流动性开始收缩,再通胀预期有所抬头,已经处于低谷位置的油脂类仍易受到进一步关注,同时,因为今年国内外油脂的累库情况,油粕比极低运行至近年低点,对于油脂而言,下行受限,总体有支撑。但是真正支持豆油咸鱼翻身的情况可能会是全球豆油产量,因贸易流向变化而形成的结构性调整,国内压力有所减弱,整体低位修复的机会。

  不过,国内近些年大豆压榨行业还是处于产能扩张之中,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以豆粕需求增长为主要驱动因素,而生产了过多的豆油,而豆油在持续挤占其它油脂的空间。2017年年底,大豆日压榨产能超过1000吨的企业就有152家,日压榨大豆总能力为44.98万吨,折合年压榨量1.48亿吨,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翻了几番。即便在中美贸易摩擦以及国内调整饲料配合调降豆粕用量的关口,国内的产能仍可能还会有释放。今年江苏扬州中海二期4500吨/日、四川泸州中海3000吨/日、四川自贡北部湾油脂3000吨/日四个大豆压榨项目陆续投产,辽宁盘锦汇福5000吨/日投产,中储粮东北综合产业基地一期项目在9月底投产(年产能300万吨大豆),预计明后年全国仍有8-10个大豆压榨投产项目。而且跟随着国内养殖业的结构调整,大豆新增压榨产能也会逐渐向东北区域布局。

  而具体到压榨规模集中化趋势也越来越明显,而且虽然国内取消了对外资的一些限制,但是国内压榨产能占优势的国内企业逐渐超过了国际企业。外资企业数量所占比重大幅下降,以中粮、九三为代表的国内大豆压榨企业发展迅速,中粮的实际压榨能力应当已经超过丰益国际。

  从区域来看,港口地区依然是我国大豆压榨的集中地带,其中山东、江苏、广东、广西等省份明显具有港口大豆进口优势,西部压榨圈已经逐渐退出主流压榨市场,东北地区辽宁压榨产能高于黑龙江,进口豆压榨占据绝对优势,国产豆压榨量难有显著增量。

  未来的产能变化受到国内蛋白需求的进一步发展,由于贸易摩擦引发国内进口大豆预期的下滑,国内也调整了饲料中对于豆粕用量,这将导致国内豆粕需求的边际放缓,从而影响国内压榨量的整体变化。那么豆油的被动累库存情况也将逐渐得到一定程度的好转,获得喘息之机。那么叠加明年对于棕榈油增产的边际放缓的预期,以及不再有国储油等因素,国内承受的植物油库存压力将渡过至暗时刻,迎来整体回升的契机。

  二、植物油直接进口预期增加

  我国植物油进口格局呈现变化,内外盘持续倒挂或因人民币贬值有所收窄。当前情况下传统贸易利差进口为主导,只有在内外盘顺价出现时才会出现进口窗口。由于国内以压榨产业为主格局,定价方面偏于粕的引导,内外盘倒挂成为常态,尤其在豆油上表现明显。由于汇率变化,人民币在新兴市场国家中币值相对偏坚挺,而印尼马来西亚相对贬值,且棕榈油供应严重过剩库存累积,棕榈油进口窗口有所恢复,国内冬季顺价窗口出现较频繁,订货增多,总体而言棕榈油进口出现恢复性增长。而且我国也与印尼及马来西亚都达成贸易协作,不过国内70%进口以印尼棕榈油为主,今年以来,印尼毛棕油出口连续征收零关税,马来西亚棕榈油也很长时间以毛棕油零关税出口,不过12月印尼为降库存还将出口费用也降到了0,两国棕榈油出口竞争相当激烈,印尼相对马来西亚棕榈油更具有价格优势,这令马盘持续承压。

  2018年人民币相对美元呈现区间波动,年初出现较显著升值,利于进口发生,而4月起人民币开始贬值,不利于以美元计价的商品进口,因此豆油进口整体呈现同比的下滑。由于中美贸易摩擦的进一步演进,国内压榨行业或压榨量受到冲击,而且我国对周边市场国家的油料采取降税措施,全方位在补充油料资源。而油脂类的进口出现补充性回升,但主要取决于进口盈利情况,增量较明显的是国内出现急降库存的菜油,和国际市场相对便宜的棕榈油,2017/2018年度豆油直接进口出现了显著的下滑呈现负增长,主要还是国内压榨生产为主。而预期2018/2019年度,植物油进口料均会有所回升,一方面国内大豆压榨受到美豆进口预期量下滑相应收缩,而其它油品的直接进口会有进一步提升。

  本站信息来源于公开可获得资料及网友提交,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不做任何保证,据此投资、交易,责任自负。

 
上一篇:此片参与创作近200人
下一篇:与会代表将围绕“绿色发展助力中国梦”这一主题 返回>>